历史人物故事大全_历代中国历史人物介绍|历史人物网历史人物故事大全_历代中国历史人物介绍|历史人物网

历史人物故事大全_历代中国历史人物介绍|历史人物网
    http://www.wzfbcex.com

历史学家许倬云:成全自己的3种思维

历史学家许倬云:成全自己的3种思维

历史学家许倬云:成全自己的3种思维

内容来源:本文为公众号 单向在杭州(ID:ceibs-cbrOW_hangzhou)原创首发,笔记侠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公众号进行授权。 作者:许倬云,江苏无锡人,1930年7月出生,美国匹兹堡大学荣休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著有《万古江河》、《心路历程》、《西周史》、《中国古代文化的特质》、《挑战与更新》、《从历史看人物》、《从历史看管理》、《从历史看组织》。 责任编辑 | 马畅 第 4675 篇深度好文:3133 字 | 6 分钟阅读

人生哲理

本文优质度:★★★+口感:铁观音

笔记君说:

《十三邀》的最新一期,许知远对话历史学家许倬云。这位师从傅斯年,经胡适推荐赴芝加哥大学读博,当代最重要的史学大家之一,作家王小波笔下那位“我的老师”,如今已近九旬高龄。

视频中的他,苍老,一些特写镜头,让人难以忽视他的伤残之躯,但他一旦进入讲述,就慕然令人动容。分析历史大势,有大将坐镇军中,运筹帷幄之感;回忆战争年代,突然忍不住失声啜泣,让人心有戚戚;而说到当下,无可奈何之感呼之欲出,“现在世界全球性的问题是,人找不着目的,找不到人生的意义在哪里,于是无所适从。

人生的意义在哪里?许倬云自己是有答案的,他还曾专门写作一篇《我们要追求的人生意义》。我们呢?

阅读之后,欢迎留言讨论。

一、现代人面临的困境

历史学家许倬云:成全自己的3种思维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1.市场经济的世俗化社会驱走了价值观的神圣性

所谓的“市场经济”要追溯到资本主义萌芽的时代。

16世纪初,欧洲的商业化便已相当显著,也因为商业化才有了资本主义以及后来欧洲各国向世界各地的开拓。

中世纪天主教会长期统治欧洲,但始终有一股世俗的力量不愿向教会低头,这一世俗力量存在于城市、工商业社会以及当时的教育机构( 现在大学的前身 ),形成世俗对抗神圣的斗争。

当资本主义兴起,世俗化的工商业社会便压倒神圣性的社会,造成近代价值观的显著转变。

在中国,儒家并非宗教,且相当入世。

但入世之中对特定价值观的尊敬仍视同神圣,虽然在中国无神圣与世俗对立的情形,但当近代欧洲文化(特别是西方教育思想)传入后,中国文化也同样面对这股世俗化的强势力量而产生重大的改变。这一世俗文化能摧毁教会的神圣性,亦能摧毁世界各地原有文化的神圣性。

尤其近代结合工业与科技的发展,“过更舒适的生活”成为人们的一大诱惑,重视物质生活与享受、一切向“钱”看的资本主义也就弥漫全球,赚钱的动机举世皆然。然而欧洲在资本主义初期,赚钱的动机与宗教的神圣性仍有相当密切的关系。

如加尔文教派信仰者,为证明自己是被上帝挑选之人,故在现世生活中必须有所表现,赚钱只是为了表示自己能够成功;加尔文教派信仰者大多勤奋简朴,且其所得均能回馈社会。

简言之,市场经济带来的世俗化使人类原本舍命防卫的价值观失去意义,“神圣”也就为“现实”所取代了。

2.都市化带来了小区的离散与个人的失落

“都市”自古即有( 如雅典、罗马等大城 ),然而古今都市最大的差别在于现代都市的流动性很强。

以中国汉唐时期的长安为例,都市依街道隔成方块的单位( 现在仍可自日本地址上的“町”“丁目”等名称一窥当年唐朝城市规划的形貌 ),人的居住区域与职业密切相关,而且非常固定,流动性不大,这个现象在东西方大城皆然。

到了中世纪,都市人口的流动性便显著增加,至近代愈甚。18世纪资本主义高涨,连职业也不再固定,工业生产的机械化使货品与财富均快速流动,而人口也随着公司行号的设立与工厂的兴衰移入又移出。

居处不固定的结果,造成现今公寓中的邻居彼此不相识;而都会交通运输的大量吞吐,人群拥挤且陌生,形成社会学家口中的“寂寞的人群”。

历史学家许倬云:成全自己的3种思维

图 片 来源: 图虫创意

小区结构离散,缺乏嘘寒问暖、守望相助的社区精神,人也失去心灵上的依归。

由于个人的失落,也就不再问:“究竟为什么过日子?”“我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只晓得朝九晚五、上班下班;一旦空闲了、病了、老了的时候,人际疏离与价值观失落的问题也就跟着产生了,这就是现代都市人的通病。

3.科技文明压缩了宗教信仰

这里所说的“科学主义”是科技文明当中的一种现象,而非科技文明本身。

“科学主义”乃指对科学近乎盲目的信仰,以为科学绝对可靠、前途无量,科学代表无穷的进步,不容怀疑且可解决一切问题。

此困境的发生可溯及法国启蒙运动开展,亦即近代科学起步之时(如:巴斯德对细菌的研究、太阳系理论代替地球中心的宇宙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