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故事大全_历代中国历史人物介绍|历史人物网历史人物故事大全_历代中国历史人物介绍|历史人物网

历史人物故事大全_历代中国历史人物介绍|历史人物网
    http://www.wzfbcex.com

专访|马伯庸:探索历史非虚构,挖掘明朝小人物的现代性

采写:薛雍乐(澎湃新闻)

专访|马伯庸:探索历史非虚构,挖掘明朝小人物的现代性

马伯庸
当一个善于从历史中“大开脑洞”的小说家转型去写历史非虚构,会发生怎样的奇遇?2021年,被称为“文学鬼才”的作家马伯庸在微博上发表《学霸必须死——万历年间的一场数学大乱》,以一贯轻快的笔调,深入浅出地讲述了明朝万历年间徽州丝绢案的始末。来自老罗的10万稿费、微博寻人的行动,更是证明了这样似乎注定冷门的题材蕴藏的热度。
在那之后,马伯庸顺藤摸瓜,依据一手史料和学术著作,接连发表有关明朝历史的非虚构故事,直到今年1月结集为《显微镜下的大明》一书出版。其中除了关注不公平地方税收政策的丝绢案外,还描绘了在风水与经济之间权衡取舍的婺源龙脉保卫战、围绕宗教与宗族纠纷的杨干院事件、与政治运势息息相关的大明档案库(黄册库)发展史、探究基层官场腐败的彭县小吏舞弊案,以及一起被权力斗争裹挟的司法冤案。
搜罗史料、硬啃文献、寻访学者,看似吃力不讨好的研究过程没有让马伯庸望而生畏。数百年前小人物与当代人思维的相似性令他着迷,从具体的司法纠纷来探究基层运作的规律更令他看到了解码明朝历史的可能性。近日,在澎湃新闻()“镜相研究室”的专访中,他解析了自己在历史非虚构类型中的创作尝试,展现了发掘宏大叙事背后人物细节的独特魅力。
硬啃史料发现故事

专访|马伯庸:探索历史非虚构,挖掘明朝小人物的现代性

《显微镜下的大明》,马伯庸 著,博集天卷/湖南文艺出版社2021年1月版
澎湃新闻:您是怎么发现徽州丝绢案的?
马伯庸:我有一个朋友对明史很感兴趣,常在微博上分享一些八卦,有一天她讲了徽州丝绢案,说这本来是一件小事,结果越闹越大,最后皇上出面把这事解决了。我觉得这事还真有点奇葩,看了以后就转发了。
后来我有一次在知网看论文——这是我的一个兴趣,能从特别无聊的论文里看出值得和大家分享的点。我看到日本学者夫马进的论文,发现我本以为很简单的这个案子里其实有许多细节。
在中国古代史中,很多事件可能只被写成一两句话,对细节的记录很少,难得有一个记得清楚的。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还真有人把这起事件最原始的史料《丝绢全书》做了一个点校。于是我就拿来看,有看不懂的地方就去搜论文,差不多花了有一两年时间,把它硬啃下来了。
我自己看得很爽,又讲给周围人听,他们也听得挺高兴,还觉得不过瘾,叫我把它写下来。这难度就大了,我不能直接把那本书翻译过来,前后涉及的政治史又相当复杂,许多数字还得自己计算,我数学不好。
林林总总大概过了两年多,最后我才鼓起勇气,把文章写完了,发到微博上,没想到特别受欢迎。
澎湃新闻:丝绢案的哪些方面打动了您,让您觉得这一定要把它写出来?
马伯庸:丝绢案最打动我的是其中利益集团在公共平台上的讨论。不同阶层在一个公平的场合就某个议题进行开诚布公的辩论,这在中国历史上其实很少有。史书里记载的大都是上面发出命令,下面执行就得了。但实际上,中国的基层和中层在涉及政策管理方面,一直都有大量的讨论和博弈。我觉得丝绢案就是一个特别典型的案例。
澎湃新闻:您又是怎么顺藤摸瓜,发现其他几个故事的?
马伯庸:通过写丝绢案,我认识了一些明史的学者。有时我会问他们还有什么特别好玩的东西。廖华生老师提到,他的一个学生做了《保龙全书》的整理点校,我发现也很有意思,再参考了许多论文,写成了一篇大家能看得比较开心的东西。
杨干院的故事也挺有意思,廖华生老师引用的一篇论文里提到了一个特别小的角度,我由此找到了社科院的阿风老师,他写了一篇论文,从杨干院来看明代对宗教方面的政策。从公开论文里看不出是怎么回事,网上说只有社科院有原本史料,而且属于文物了。我当时胆也不小,直奔过去,然后就被赶出来了,人家那是需要证件和介绍信的。
我只能去通过好几个熟人,锁定了阿风老师。他说,原本我肯定看不到,但他已经做了整理工作,马上就要发表了,我可以到时候买那期杂志来看。正好是过年,我带着杂志去了三亚。那个春节,我没干别的,就是把书读完,然后再把它写出来。
这三篇发表之后,我对档案的兴趣越来越大。有一次去南京,发现玄武湖里有一个黄册博物馆,我进去转了一圈,里面唯一一座雕像是一个叫赵官的人,据说他写了一本名叫《后湖志》的关于黄册库的书。我在网上没搜到,是在南京的一个特别小的书店里面找到的。
这本书很厚,字又巨小无比,还好我有经验了,咬着牙看,看完觉得这更值得写,因为它提供了大量历史上的细节,关于怎么处理档案等等。后来我就养成习惯了,会拼命去找水深处有没有更隐藏着更多东西,又写了后面的几篇。
澎湃新闻:在这么多故事里,您觉得哪个最难写?
马伯庸:最难写的是黄册库,因为它不光没有故事,而且大都是各种档案的记录、数字的变化,把这些写成一个让大家都愿意看下去的故事是特别难的。我写了几次都中途放弃了,也推翻了几次写法。
比如怎么开头我就想了很久。要是一上来就讲黄册制度影响了明代300年经济和政治的方方面面,里面有多少册、记录了多少资料……我看了都想睡觉,更别说其他人了。斟酌了半天,我想到可以从后湖本身的历史开始切入,让大家先对这个湖有兴趣,然后慢慢引到秦汉时档案的起源,再讲一路下来档案对朝政、经济建设的重要性。到第二章,我才开始讲黄册库是怎么回事,在制度之外,我还要找一些相关案例,更生动地讲给大家听,花了不少心思。
从基层琢磨历史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