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故事大全_历代中国历史人物介绍|历史人物网历史人物故事大全_历代中国历史人物介绍|历史人物网

历史人物故事大全_历代中国历史人物介绍|历史人物网
    http://www.wzfbcex.com

黄河滩上最后的军礼:濮阳县渠村抗战老兵张勤让

  张勤让,1920年10月15日生,河南省濮阳市濮阳县渠村乡人;1940年2月,家里揭不开锅的张勤让老人加入了国民革命军丁树本司令的抗日同盟军独立团;1940年4月,丁树本为阻击日军“扫荡”,在现在的山东省东明县王官营村和大量的日本鬼子打仗,张勤让一条腿的膝盖下受枪伤不幸被鬼子抓住,与战友被关押东明县某地,后经劝说被当时关押的皇协军释放;1944年又参加了八路军,后来在安徽跟鬼子打仗同一条腿又再次受伤,伤好后老人回到了濮阳老家。现在张勤让居无定所,老人双目失明,耳朵几近失聪,由于腿伤恶化已经不能行走。

  2014年11月27日,华夏保险“致敬抗战老兵”项目组前往濮阳市濮阳县渠村乡看望抗战老兵张勤让。雨整整下了一天,我们赶到时天色已晚,且村里泥泞不堪,张勤让老人正在吃晚饭。老人居住的小屋,几年前已倒塌,现在蜗居的这间小屋,墙壁已经裂开了好几个大口子。

  现年95岁的张勤让无后,后来同村本家过继给他两个女儿。70岁的大女儿常年卧病在床,无法照顾父母,现在张勤让和老伴只能栖身在生活条件非常差的二女儿家。老人的二女儿说:“虽然我是过继过来的,家里也穷的很,但是我也是被他养了几十年,我不能不管他俩!”在探访过程中老人一直喊冷,当地的志愿者将给老人带的棉衣递过去,老人摸了摸便紧紧地抱在怀里,一直没有松开手。这一个举动,让我们看得人心酸不已,也让现场变得无比沉重。

  抗战腿部受伤被俘,受尽折磨宁死不屈
  1940年2月,家里揭不开锅的张勤让加入了国民革命军丁树本司令的抗日同盟军独立团,参加了青年队的军事学习,学习使用枪支和打仗。1940年4月,丁树本为阻击日军“扫荡”,在现在的山东省东明县王官营村和日军进行了激烈战斗,但是日本鬼子太多了,丁树本的部队伤亡惨重。丁树本的侄子丁培尧是独立团的团长,丁培尧率官兵与日军肉搏,壮烈牺牲。
  作为独立团的士兵,张勤让一条腿的膝盖下受枪伤不幸被鬼子抓住,与被俘的士兵都关在东明县某地,第二天鬼子劝他们投降加入皇协军,张勤让和战友们宁死不从,鬼子就对他们进行非人的折磨,许多战友因此而丧命。老人说“要不是当时我用手护着头,早就被他们打死啦!”

黄河滩上最后的军礼:濮阳县渠村抗战老兵张勤让

  后来看管他们的皇协军,大批被派去作战,院里就剩几个皇协军,留下的这几个人,为张勤让和战友的硬骨头折服,佩服他们是条汉子,就放了他们。张勤让与其他幸存的战友一起跑回了部队里。
  救战友不分党派,打日本义无反顾
  1940年3月,丁树本因为与八路军的关系日渐紧张,部队也分成了两派势力,张勤让因为是本地人,一心想保卫家乡,不想加入任何一派,只要是打日本,他就义无返顾地加入。张勤让说,有一次一个叫同乡李福兴的排长去卖粮食被鬼子包围,按照当时他们营长的意思就不要去救了(营长怀疑李福兴是共产党),同时也怕去晚了,不但救不了人还会再搭上几条人命。由于平日跟李福兴关系不错,也深知李福兴是真心打日本鬼子,张勤让就一直跟营长求情,得到勉强同意后,张勤让带了一个排跑了几十里地赶到了东明县菜园集镇东篱寨村。
  等张勤让老人赶到时,天已经黑了,他们就向日本鬼子猛打枪,可能是鬼子怕被反包围,便仓惶撤回东明。原本在村子里的苦苦坚持的李福兴就剩了几个人,本来以为要死到这个小村里了,激动得要跟张勤让做拜把兄弟。家人曾听他说起过这个事情,老人当时说:“我不管他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他们都是我的战友,我们都是打日本的,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为啥不去给他们解围啊?”
  后来老人因为膝盖受伤,就回到了濮阳渠村老家。在老家养伤两年后,家住黄河边的张勤让,由于黄河发大水没饭吃,又于1944年又参加了八路军,后在安徽跟日本人打仗时,同一条腿又再次受伤,伤好后,老人又再次回到了濮阳老家。
  双目失明,手摸勋章激动行军礼
  老人的家里条件非常差,房梁也是不规则的木头,棚顶也有多处没有瓦片而用塑料布挡雨。屋里墙皮上已经四处都是裂痕,一场暴雨就能将房子冲塌,家中显得异常简陋和破败。张勤让老人已经双目失明了,而且听力严重减退,几乎听不到我们说什么。

  当我们把由全国老龄办、民政部优抚安置局、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与华夏慈善基金一起联合印制的抗战纪念勋章交到他手上时,他还以为自己身上佩戴的纪念章已经掉了。“掉了,掉了,快帮我带上。”老人不停的说道。我们把抗战纪念勋章和那个纪念章一起交到老人手上的时候,老人激动的说:“两个,两个,快帮我带上。”家人说,老人每天都用手去摸胸前的纪念章,如果掉了老人一定要第一时间找到重新戴上。当我们把2000元慰问金交到他手里的时候,张勤让老人用手摸,然后用牙去咬感知手上的东西,我们都落泪了。